让世界认识地道的普洱茶 —— 茶人何宝强

2018.07.20今大福

 

 

让世界认识地道的普洱茶

 

我十几岁第一次来到这里 

我的师傅跟我说:”不要走了,他问我,中国佛教界的祖师是谁?”

我说:”是达摩

达摩的师傅跟达摩说:”你到中土大唐去,那里有大乘气象.”

于是师傅又问我:”这里呢?”

我说:”这里简直是植物王国

 

我九十年代 来到勐海 高兴极了 

为甚么呢 这里太美了 简直是茶人的天堂

那时候呢  我只有一个想法

在这里做出属于我自己的东西

 

中国传承千年的茶

在岁月中汲取了历史的厚重  继承传统的制茶工艺

何宝强和茶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

人生仿佛都沾染着茶色茶香

 

15岁跟我师父上山

就学当地的气候水土

历史典故  人为习俗

制茶要讲究掌握自然

讲究天气、节令

了解水土、了解茶文化

在何宝强的基地  随处可以看到这样的晒垫


这是自然萎凋:失去水分的茶叶,会渐渐绵软下来

           达到杀青的标准,在不同的季节

     由于叶片的含水量不同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采摘时的留茎长短,会随之改变。

萎凋后,茶人们会把茶叶  倒入高温铁锅里杀青

  这种铁锅:是传统的厚制铁锅,每口可重达47公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再烧上特意挑选的梨木、香椿等三种木材

          制出来的茶,才有着最地道的茶香。

何宝强:班章茶叶肥厚、梗粗

炒的时候要注意  又要把茶叶炒熟

更要把茶梗炒透

  

为了将传统的制茶工艺传承下去

何宝强毫无保留的,向后辈和班章村民

传授了自己的经验和技术


揉捻时:女性总是很少,不只是因为辛苦

     更是因为他对力量有所需求

揉好后:就可以等待晒茶了

晒完后:就是手工挑拣

这也是一天里女人们  聚在一起聊天的时间

(李发容是班章村的老村长,也是最早接触何宝强的班章人)

李发容:啊强是九几年,来到我们这里的

那时候路也不好,我们的茶是林下的大树茶

所以只能做到六级,每公斤只能卖到9

卖不了几个钱,家家户户都挺穷

阿强来教我们做茶以后,个个都会做了

价钱也卖得好了,家家户户的生活都好起来了

 

普洱茶最早出现在《蛮书 · 云南志》中

距今已有1200多年,出生广东的何宝强一路西行

扛起继承振兴普洱茶的决心,源于他对源头的苛刻

 

何宝强:“八四年的时候,我在安溪做普洱茶

赶上了台湾的茶艺概念传到国内

带来了茶道文化的宣传

带来了资金、也带来了化肥、农药

以及机械生产代替了手工,但伤害的是什么呢?

失去了传统、失去了生态,源头的水土都不好了

做成的茶叶,又能好到哪里去?

 

 去过何宝强茶山的人

再提到原始,脑海浮现的第一个地方

只会是那里了,茶山里古茶树

和其它大树穿插生长

其间杂草高的能过人膝

各种生命在其中繁衍

这里可是他们的天地

在机器逐步替代人工

以换取更多利润的今天

何宝强却还坚守着自然种植

手工制茶的原则

小心翼翼的守护山林的生态


试图拖住时间的缰绳

换回消失的物种

这样模式

他叫它“返生态模式”

 

何宝强:“我的方法是最原始的

不打化肥、不打农药,制茶就老老实实全手工

这样自然付出的时间、人力就多了

没人问过我,为甚么要这样做?

因为都知道,这样做是最好的啊

撒了农药后,连杂草都不长了

长出来的茶叶, 谁敢喝呢?

 

大概自古以来,越是单纯的原因

到最后,越会成就了不起的杰作

15岁那年,只想做好茶的少年

一定想不到,多年之后

他守护了一座山林


在全球致力于建立基因库的今天

何宝强看着自己的茶山

决心建立起古树基因库

   为后人留存下古老的存在

 

何宝强:“像灵芝,对环境要求特别高

但我就是要营造更好的生态环境

让珍稀的物种从新出现

我叫它林下生态圈

我还在着手建个茶道论坛

   和茶叶示范基地

 

离开故土快30年,

何宝强在千里之外找到了自己的归宿,

在还未被污染的土地上

撒上了自己的种子,

重新定义了班章的意义、生态的意义

 

关闭